四川新增1例境外输入病例 患者从美国经香港后返回


阿尔伯塔省省长杰森·肯尼则隐晦地用二战批评了美国:“(二战初期)美国袖手旁观了两三年,起初甚至拒绝了向当时领衔战斗的英国和加拿大伸出援手。”

文章称,当特朗普宣布自己为“战时总统”时,美国已经走上这样一条路:新冠疫情导致的死亡人数超过美国在朝鲜战争、越南战争以及阿富汗和伊拉克战争中死亡人数的总和。事情本不应该这样,尽管没有很好准备,但美国有专业知识和资源。这次失败与“9·11”事件有些类似:警告响起,但政府最高层充耳不闻,直到敌人已经发动袭击。

综合美联社和加拿大“环球新闻”5日报道,上周特朗普根据源自朝鲜战争时期的《国防生产法》,签署一项命令,授权美国联邦机构从3M公司获取他们认为抗疫所需的N95口罩,同时他还要求该公司停止出口此类口罩。随后,3M公司发表声明,警告此举有违人道主义,也有可能导致其他国家“报复”。

他表示,美加关系如此“紧密”,重大危机前,美国却想着切断所有人的物资供应,对此他很“失望”。

1月21日,西雅图报告美国首例本土病例。两天后,中国开始在武汉采取“封城”的严厉举措。一名参加白宫会议的美国官员说:“这好像是哇的一声,相当于里氏8级的地震”。

几周以后新冠疫情在美国迅速蔓延,白宫同意把40亿美元预算降到25亿美元,后来国会将拨款提高到80亿美元,3月7日特朗普在预算案上签字。

2月初,美国政府预算中用于应对传染病的1.05亿美元资金消耗殆尽。当时,对于大多数美国人来说,新冠病毒的威胁看起来仍很远。但是对于负责储存物资的卫生官员来说,灾难看起来越来越难以避免。由于资金不足,美国的N95口罩、防护服、医用手套储备严重不足。

1月6日,雷德菲尔德给中方写信,表示愿意提供帮助。

特鲁多指出,加拿大向美国提供了许多物资,包括用于N95手术级口罩的纸浆、检测工具和手套,许多加拿大护士也在美国工作。“我相信我们能够解决这个问题,我期待着在未来几天与特朗普总统会谈。”

对此,鲍尔表示:“纽芬兰省将永远不会放弃人性,如果我们要再做一次‘911’事件中做的事,我们将毫不犹豫,我们将再做一次。”他还表示,人类的一大教训在于,危机时刻,“你不能停止做人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