男子持刀毁坏财物袭警被枪击制服 警方:有精神病史


“要证明我们是解决问题方案的一部分。我们不是病毒,但我们可以成为解药”,他写道。

在美国NBC新闻网的一篇报道中,多名日裔美国人社区的领袖就表示,杨安泽的文章和观点让他们想起了当年那种“做美国人还不够,还得做更好的美国人”的痛苦回忆。

3月24日,利普金在接受美国福克斯商业频道采访时确认,自己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。今年1月新冠疫情暴发之初,利普金曾以个人名义到中国考察疫情防控情况。近日,已经退出美国总统竞选的美籍华人杨安泽,在美国《华盛顿邮报》上撰写了一篇奇怪的文章,称在新冠疫情之下,他发现有被路人在用异样的、带有指责性的眼神看自己,于是对自己身为亚裔感到“有些羞耻”。

其中,美国《赫芬邮报》的亚裔记者Marina Fang就在贴文中写道:杨安泽说对抗种族主义的办法,就是让亚裔美国人拥抱并用前所未有的方式展现自己的“美国人气质”,但这不管用,亚裔几代人都被要求去证明我们的“美国人气质”,但我们仍然被视为“外人”。

其中有日裔美国人还表示,被杨安泽所称颂的那段二战时日裔美国人积极报效国家的历史,其实并不准确。因为并不是所有日裔美国人都是自发自觉地在参军,有不少其实是当时被美国政府关在集中营里的日裔美国人,为了避免家人再遭到这样的迫害,而被迫去前方当炮灰的。有日裔美国人还表示他们长辈这种通过参军去证明自己对美国“忠心”的代价,太大了。

(截图来自杨安泽撰写于《华盛顿邮报》的原文)

她的这番言论也获得了大量的点赞。一名非裔美国人就在评论中表示,她也对杨安泽的文章感到不满,并表示她受够了那种“要让白人对自己满意”的思维模式。

2、所有提供医院健康证明而进入苏梅岛的居民,若来自疫情高风险地区,入岛后将安排到岛内指定地点隔离观察14日。

还有非亚裔的美国网民表示,自己很后悔之前支持过杨安泽,认为杨安泽的言论就是在给种族主义洗白,他对杨安泽“非常非常失望”。

“我认为它可能在人类中传播了一段时间。”利普金说:“多久? 我们可能永远不会完全重建这一过程……它可能已经流传了几个月甚至几年时间。”